小影砸

【尤勇】Do wanders for you(一)


架空向,ooc有。第一章有微维勇,op歌词改编。维勇之后大概有也会很少很少。基本尤勇中心。
主cp尤勇,含奥米。架空向,叛逆少年尤×家庭教师勇。开篇尤里15,两人年龄差5岁。
欢迎捉虫理智的提意见。
渣文笔,慢更。不喜慎入。

(一)
  “……今日播报寒潮橙色预警,风力等级六级。请各位市民做好防寒防滑准备,以保证出行安全……”商店里的电视播放着天气预报,尤里转回头去,吸干最后一口热可可,想把空纸杯放到店门边的垃圾桶中,却没想到刚一松手,纸杯就被强风直直地吹出四五米,翻滚着向街边飞去。
  “该死!”他骂了一声,转身去追空瓶。
  大风夹杂着零星的雪花,吹开了逆风而行的尤里的黑色套帽,冷空气顺着衣领争先恐后的钻了进去。尤里稍微颤抖一下,在捡到瓶子的那一刻,飞速的转身,顺风慢悠悠的挪着步子。
  又要降温了……不知道住院的爷爷会不会着凉呢。拉回飘远的思绪,尤里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家门口了。一如既往地,里面灰暗不清,即便有光,也是冷色调的,嘈杂凌乱的声音从门内冒出,即便外面大风呼呼作响,也掩盖不住这份凌乱。
  “啊……”尤里紧闭双眼头疼似的抱住脑瓜,摇了摇脑袋,让眉毛纠结成麻花。
  尤里·普利赛提,15岁,今日依旧不想回家。
  最终,深吸一口气,微微耷拉着脑袋,打开门,顺着:“我回来了。”
  一沓纸迎面飞到门口,散落一片撒在尤里脚下。“说了多少次不要再调查这样的事了!父亲的病和工作已经够压得我喘不过气了,自己的事都弄不好,还有闲心管别人!”响起的,是尤里母亲的声音。“这是我的工作!我作为一个记者的尊严!……其他的用不到你管,爸那边,我自会照看!”
  说着,男人捡起脚边掉落的资料,随手披了件大衣,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推开了杵在门边发愣的尤里。
  女人像是在忍着泪水,愤怒而无奈,这次,她把整个公文包都扔了出去,狠绝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走!以后都不用再回来了!”
  公文包砸中男人的后背,没能阻止住男人的脚步。
  过后的好几周,尤里才知道,这一次,他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烦躁的扔掉笔,蜷缩扶手椅中,尤里一遍遍的抚摸着小猫——这个空空如也的家中唯一的温暖。没有爷爷的家,已经没法再呆下去了。他这么想。
  他捡起飞镖,一遍遍的向对面的红心出射击:“该死,该死,该死……”
  这时,手机却传来一个消息。
  是在酒吧做主唱的米拉发来的。小视频里是四处闪烁的舞台灯光,下面是各种舞动着喝彩的人们,酒保忙碌的穿梭着,镜头停在女士们飞舞的裙角,停在精致的糕点,停在调酒师手中飞速旋转的酒杯,最后,落在米拉的吉他上。
  上面有一张纸条,写着“新歌发布!出来为我捧场吧!”
  米拉是他在初学吉他时的师姐,在他还是个刚入门的菜鸟的时候,米拉已经可以弹的有声有色了。而她在两年前加入了一个乐队,目前正相当的受欢迎。不得不承认,喜欢摇滚乐快节奏的尤里,也算是她的忠实听众。
  “这就来。”尤里觉得身上的烦躁被激动浇灭不少,麻利的穿好外衣,避着主卧里忙着工作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的母亲,小心翼翼的翻窗溜了出去。
  呼吸到冰冷的空气,尤里如获新生般的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着:“好嘞!”一口气跑到那个永远繁华吵闹着的酒吧。
  “借过,借过……”尤里说着,一面凭借自己轻巧的身手,从闹闹嚷嚷的人群中穿梭着,勉强占到还算前排的地方,踮起脚尖紧紧盯着台上的人。
  米拉依旧一如既往穿着黑色舞裙,水晶项链在胸前散发着迷人的光芒。她今天没有戴其他闪耀的装饰,只在头上戴了黑色的玫瑰,戴着黑色纱布,把左眼隐藏在阴影里。她沉默的闭上眼睛,也不碰吉他,头微微低下,一反之前的活泼狂放,显得成熟而内敛。
  有人示意安静,灯光全部聚焦在她身上。
  要开始了。连尤里也暂时的屏住了呼吸。
  低沉的钢琴音混杂着电音,单调而不乏味的伴奏响起,带着低沉而略压抑的感觉,如潮水般浸透每个人的内心。
  “Can you hear my heartbeat
   Tired of feeling never enough……”
   成熟优雅的女声如陈年佳酿,瞬间俘获所有人的身心,也着实让尤里惊艳了一把。
   “嗯?……”他听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也荡漾起不属于孩子的复杂情绪。
   “I close my eyes and tell myself that my dreams will come true ……”
   趴在角落的黑发青年,闻声也慢慢抬头看向了舞台。“呃……”他握着一瓶还没喝完的香槟,挣扎着坐直身体。
   “There'll be no more darkness”
   “不再……处身黑暗吗?”勇利的眼中似乎有光彩流动,他还没有醉的一塌糊涂,迷蒙的眼神中如星河般流动着的,有不甘,有悲伤……
  脑中却如幻灯片一般,反复地循环着那些重复的镜头。
  半夜寒冷的图书馆,轻而易举布满字句的草稿,在手中运转的机器,面向大家时的第一次介绍……
  首次展示成功的喜悦,还有,由于紧张,说的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和意外被自己弄坏的模型。
  和,维克多那似乎是失望的眼神。
  眼中又有酸涩凝聚。勇利一口喝光剩下的香槟。
  是时候说再见了,这刚意识到就无疾而终的可笑暗恋。
  台中歌曲正值高潮,随着一声吉他的响起,米拉的声音变得高昂清透:”——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 !!!”
  台下的人们似乎收到极大的鼓舞,曲子也变得激昂富有动感起来。尤里“啧”了一声,他无视掉周围人不停舞动着的狂热状态,眼神一冷,转身的那个瞬间,透出了一瞬间的哀伤,然后努力的挤出人群。
  尤里不顾深夜的寒冷,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绕圈。
  然后,觉得似乎冷静一点了,靠在酒吧后街的墙上,愤恨的一脚踢飞不知是哪个酒鬼放在这儿的酒瓶。
  酒瓶翻滚的声音与勇利用力放下酒瓶的声音撞在一起。而后几乎是同时,两个人喊出了同一句话。
  “去他娘的爱情!!!”
  这大概是他们的第一次不像话的相遇。那次,他们之间的距离,仅仅是一个墙角。
                              未完待续
_(:з)∠)_醉鬼勇利和尤里的第一次见面不是那么的完美呢23333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