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影砸

【尤勇】Do wonders for you(二)


   察觉到另一个声音,尤里眉头一皱,转过去俯下身看了一眼:“哪儿来的醉汉……”却没想到,被一个男人扑了个正着。
   “呜哇!”尤里嫌弃的想要推开这位不速之客,却没想到,那个人眼中带着兴奋的神情,仿佛找到了知己一般:“你也这么认为的吧?是吧!”
   这个家伙是个亚洲人,不过出乎意料的肤色白皙,红棕色的眼睛大大的睁着,因为喝醉了酒有一些迷离的神色;蓝色的领带也扎在了脑瓜上,大衣只穿了一个袖子进去,其余的正可怜的摇摇晃晃;自顾自的说着一大堆不着调的话,还带着“恶心”的傻笑。
    这是谁家的蠢猪。
也没认真的听他在胡乱说着什么,尤里哼哼着回应着他的话,一面用力的把他往身边拽,奈何对方力气太大,根本全挂在了他身上。
“尤里!!”
听到了米拉的声音,尤里转头,发觉到身上的这个男人似乎也颤抖一下,微微动了动。尤里一手托住摇晃的勇利,防止他跌下去,一面挥舞着手臂:“我在这儿!”米拉一面风风火火的走过来,一面惊讶道:“我还想问问你感觉如何呢,回头就看不到你影了……唉?这家伙是谁啊?”“谁知道……”尤里强忍住那家伙在他耳边呓语带来的痒意,说:“先进屋吧。”
找到比较安静的后台,米拉给尤里冲了杯咖啡,问他对新歌的意见。勇利抱着他的脖子,声音也渐渐小了,他把头搭在尤里肩膀上,意外的,尤里似乎也觉得挺舒服,就没有多说什么。
“……嗯,再就是这里,稍微停顿的久一点,这里加上混音效果会更好。后面的可以加上一点高音和声,我觉得会更不错……差不多就这些,我挑不出什么了。”尤里按压着太阳穴,深吸了一口气:“这次的……嗯,还算不赖吧。”
  “真的?”米拉笑盈盈的看着他,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欣喜。
  看到不同以往骄傲而强势的米拉,尤里微微一愣,然后“嗯”了一声。
  尤里的高要求,在米拉的乐队里也是人人皆知的,总是被称为“鸡蛋里挑骨头”的尤里,有着他对音乐独特的天赋与执着。当初尤里不愿和米拉一起加入,更不愿随便写歌,大概就是因为这份固执吧,让他勉强自己迎合大众,的确有些困难呢。
  “太好了……”米拉握着被修改过的五线谱,说道:“终于,能写出可以戳到内心的歌了。太好了。”“哼。”想到这里的尤里说道:“还远远不能满足吧,老太婆。”“那是当然的了!”米拉豪爽的一拍桌子:“回去我就彻底改好它!你也一定能写出让自己满意的歌的,小尤里~”
  “切!少得意啊!你个老太婆。”尤里炸毛道。
  米拉一边笑着一边收拾东西,这时门外一个队友说:“米拉,那个人说还要等你。”“谁啊?不见!”米拉说道。“可是,他说,如果你不见他的话,他就要进来了……”
  “哈?”米拉有点生气,刚要去见识一下是谁,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口哨声。
  虽然只有简短的一句,但它有着轻松愉悦又迷惘空灵的旋律,带着夏日午后慵懒的独特味道。忙着扒开勇利的尤里也微微“嗯?”了一声。
  空气诡异地凝固了一两秒,然后,米拉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她似乎在强忍什么,说:“我出去一下,你们不许跟过来!”“噢噢……”
  迎面还撞了一下走过来的吉他手波波维奇。“她怎么了?”众人面面相觑,波波也只好疑惑着,一脸状况外的模样。
  “啊对了,尤里。”波波说:“这个家伙没事吗?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先让他跟到我家吧,没办法。”尤里嘟囔着。“唉?你认真的?”波波惊奇道。“啊。”尤里应了一声:“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别忘了我的出身,这样子的,”说着怼了怼半睡不醒的勇利的脸蛋“就算真的发生什么,我打一打也不是问题。”
说着,尤里也开始收拾东西。勇利身上只有一个钱包,里面有各种卡片和一些并不算多的现金,一支笔,一个小本子,几粒糖,似乎就没什么其他的了。
“Katsuki Yuri……?这家伙也叫Yuri?啧……”尤里端详了那张学生证几秒把它放回原来的地方,然后企图推醒勇利:“喂,走了!”但手刚伸出去的那一刻,发现了勇利的不对劲。
勇利眼神有些空洞的盯着某个点,现在充盈在那漂亮的眼睛里的,是浓重的化不开的悲伤,这让尤里有一瞬间的窒息。他摇晃了下勇利的肩膀:“喂,我说!”“嗯?”勇利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这么一晃,把他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全都晃了出来。看着抬头的勇利,眼中的光芒破碎成细小的光点,正顺着眼泪滴落下来,滴到尤里的胳膊上。“我告诉你啊!要哭就给我滚回家里哭,这里不需要一个和我同名的垃圾!”尤里一把扯着他的领子:“你不是要喝酒吗?已经被你念叨的烦了,现在就买,不过别指望我给你买单!”
“嗯……小尤里也来喝嘛……”勇利一边靠着尤里,一边摇晃着酒瓶说。“给我起开点喂!我才不喝那东西!你也给我好好看路啊,蠢猪!”
第二天清晨。
因为宿醉的原因,勇利起来的时候头还有点痛。“嘶……这是哪里……”勇利没有摸到熟悉的眼镜,却在身边摸到一个像猫一样蜷缩着的热乎乎的人。勇利像是触电一般缩回了手:“欸!?”这样的认知让他瞬间精神起来,勇利晃晃头,发现这的确不是他熟悉的寝室——虽然床都差不多大。
一个陌生的小屋子。黑色的床单,墙上贴了好几张张狂的海报,还有一些奇奇怪怪,造型夸张的小玩意。旁边的金发少年似乎还没有睡醒,一条胳膊因为被勇利压着,眉毛免不了皱着。
看来是被好人收留了啊。勇利一面感叹着自己的幸运,一面起来一边想着以后怎么办,一边进了厨房。
嗯……俄罗斯人早上都喜欢吃什么呢?算了,随便做一点吧。
在餐桌留下致谢纸条后,勇利在离开之前又回望了一下尤里的家。
以前,还没有过这种经历啊。居然在外面大晚上的喝了酒……不过,发泄出来以后,觉得好受多了。这样令人平静的轻松感,似乎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过了。
好,胜生勇利。是时候该重新开始了。他这么告诉自己,然后大踏步向前走去。“喂,披集吗?嗯……我没事的啦。嗯,我想让你帮我看看。……然后,下个作品,一起努力吧!please!”勇利说着,一手握成了拳头。
“好啊。……哈哈,这不是当然的吗。”披集在另一边笑道。
“谢谢你,披集。”
让这一切重新开始吧。深吸一口气,勇利想着。
————————————————————————————————————————————————
尤里醒来的时候,本打算出去买点吃的,却发现桌子上久违的出现了早餐的身影。那是看起来很奇怪的汤,像是乱煮的一样,却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旁边还有切好的水果和米饭。一边啃着苹果,尤里一边看着那感谢纸条。上面留了联系方式,还说有什么需要帮助了请来找他。他不在意的笑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气舀了一勺汤来喝。
“嗯……还不赖。”
                                          未完待续
_(:з)∠)_23333进度比我想象中的要慢。。虽然本文慢热,但我会尽快发展的嗯!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