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影砸

_(:з)∠)_画这张的时候,就突然想看下作为幼勇的舞蹈老师的小毛。那种偶尔露出温柔一面的苏苏的样子w
【长大以后,给我跳Eros吧。】
(姿势有参考)

( •̀∀•́ )练习的姿势改编一下w从此练习不再难熬w

【尤勇】Do wonders for you(二)


   察觉到另一个声音,尤里眉头一皱,转过去俯下身看了一眼:“哪儿来的醉汉……”却没想到,被一个男人扑了个正着。
   “呜哇!”尤里嫌弃的想要推开这位不速之客,却没想到,那个人眼中带着兴奋的神情,仿佛找到了知己一般:“你也这么认为的吧?是吧!”
   这个家伙是个亚洲人,不过出乎意料的肤色白皙,红棕色的眼睛大大的睁着,因为喝醉了酒有一些迷离的神色;蓝色的领带也扎在了脑瓜上,大衣只穿了一个袖子进去,其余的正可怜的摇摇晃晃;自顾自的说着一大堆不着调的话,还带着“恶心”的傻笑。
    这是谁家的蠢猪。
也没认真的听他在胡乱说着什么,尤里哼哼着回应着他的话,一面用力的把他往身边拽,奈何对方力气太大,根本全挂在了他身上。
“尤里!!”
听到了米拉的声音,尤里转头,发觉到身上的这个男人似乎也颤抖一下,微微动了动。尤里一手托住摇晃的勇利,防止他跌下去,一面挥舞着手臂:“我在这儿!”米拉一面风风火火的走过来,一面惊讶道:“我还想问问你感觉如何呢,回头就看不到你影了……唉?这家伙是谁啊?”“谁知道……”尤里强忍住那家伙在他耳边呓语带来的痒意,说:“先进屋吧。”
找到比较安静的后台,米拉给尤里冲了杯咖啡,问他对新歌的意见。勇利抱着他的脖子,声音也渐渐小了,他把头搭在尤里肩膀上,意外的,尤里似乎也觉得挺舒服,就没有多说什么。
“……嗯,再就是这里,稍微停顿的久一点,这里加上混音效果会更好。后面的可以加上一点高音和声,我觉得会更不错……差不多就这些,我挑不出什么了。”尤里按压着太阳穴,深吸了一口气:“这次的……嗯,还算不赖吧。”
  “真的?”米拉笑盈盈的看着他,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欣喜。
  看到不同以往骄傲而强势的米拉,尤里微微一愣,然后“嗯”了一声。
  尤里的高要求,在米拉的乐队里也是人人皆知的,总是被称为“鸡蛋里挑骨头”的尤里,有着他对音乐独特的天赋与执着。当初尤里不愿和米拉一起加入,更不愿随便写歌,大概就是因为这份固执吧,让他勉强自己迎合大众,的确有些困难呢。
  “太好了……”米拉握着被修改过的五线谱,说道:“终于,能写出可以戳到内心的歌了。太好了。”“哼。”想到这里的尤里说道:“还远远不能满足吧,老太婆。”“那是当然的了!”米拉豪爽的一拍桌子:“回去我就彻底改好它!你也一定能写出让自己满意的歌的,小尤里~”
  “切!少得意啊!你个老太婆。”尤里炸毛道。
  米拉一边笑着一边收拾东西,这时门外一个队友说:“米拉,那个人说还要等你。”“谁啊?不见!”米拉说道。“可是,他说,如果你不见他的话,他就要进来了……”
  “哈?”米拉有点生气,刚要去见识一下是谁,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口哨声。
  虽然只有简短的一句,但它有着轻松愉悦又迷惘空灵的旋律,带着夏日午后慵懒的独特味道。忙着扒开勇利的尤里也微微“嗯?”了一声。
  空气诡异地凝固了一两秒,然后,米拉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她似乎在强忍什么,说:“我出去一下,你们不许跟过来!”“噢噢……”
  迎面还撞了一下走过来的吉他手波波维奇。“她怎么了?”众人面面相觑,波波也只好疑惑着,一脸状况外的模样。
  “啊对了,尤里。”波波说:“这个家伙没事吗?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先让他跟到我家吧,没办法。”尤里嘟囔着。“唉?你认真的?”波波惊奇道。“啊。”尤里应了一声:“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别忘了我的出身,这样子的,”说着怼了怼半睡不醒的勇利的脸蛋“就算真的发生什么,我打一打也不是问题。”
说着,尤里也开始收拾东西。勇利身上只有一个钱包,里面有各种卡片和一些并不算多的现金,一支笔,一个小本子,几粒糖,似乎就没什么其他的了。
“Katsuki Yuri……?这家伙也叫Yuri?啧……”尤里端详了那张学生证几秒把它放回原来的地方,然后企图推醒勇利:“喂,走了!”但手刚伸出去的那一刻,发现了勇利的不对劲。
勇利眼神有些空洞的盯着某个点,现在充盈在那漂亮的眼睛里的,是浓重的化不开的悲伤,这让尤里有一瞬间的窒息。他摇晃了下勇利的肩膀:“喂,我说!”“嗯?”勇利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这么一晃,把他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全都晃了出来。看着抬头的勇利,眼中的光芒破碎成细小的光点,正顺着眼泪滴落下来,滴到尤里的胳膊上。“我告诉你啊!要哭就给我滚回家里哭,这里不需要一个和我同名的垃圾!”尤里一把扯着他的领子:“你不是要喝酒吗?已经被你念叨的烦了,现在就买,不过别指望我给你买单!”
“嗯……小尤里也来喝嘛……”勇利一边靠着尤里,一边摇晃着酒瓶说。“给我起开点喂!我才不喝那东西!你也给我好好看路啊,蠢猪!”
第二天清晨。
因为宿醉的原因,勇利起来的时候头还有点痛。“嘶……这是哪里……”勇利没有摸到熟悉的眼镜,却在身边摸到一个像猫一样蜷缩着的热乎乎的人。勇利像是触电一般缩回了手:“欸!?”这样的认知让他瞬间精神起来,勇利晃晃头,发现这的确不是他熟悉的寝室——虽然床都差不多大。
一个陌生的小屋子。黑色的床单,墙上贴了好几张张狂的海报,还有一些奇奇怪怪,造型夸张的小玩意。旁边的金发少年似乎还没有睡醒,一条胳膊因为被勇利压着,眉毛免不了皱着。
看来是被好人收留了啊。勇利一面感叹着自己的幸运,一面起来一边想着以后怎么办,一边进了厨房。
嗯……俄罗斯人早上都喜欢吃什么呢?算了,随便做一点吧。
在餐桌留下致谢纸条后,勇利在离开之前又回望了一下尤里的家。
以前,还没有过这种经历啊。居然在外面大晚上的喝了酒……不过,发泄出来以后,觉得好受多了。这样令人平静的轻松感,似乎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过了。
好,胜生勇利。是时候该重新开始了。他这么告诉自己,然后大踏步向前走去。“喂,披集吗?嗯……我没事的啦。嗯,我想让你帮我看看。……然后,下个作品,一起努力吧!please!”勇利说着,一手握成了拳头。
“好啊。……哈哈,这不是当然的吗。”披集在另一边笑道。
“谢谢你,披集。”
让这一切重新开始吧。深吸一口气,勇利想着。
————————————————————————————————————————————————
尤里醒来的时候,本打算出去买点吃的,却发现桌子上久违的出现了早餐的身影。那是看起来很奇怪的汤,像是乱煮的一样,却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旁边还有切好的水果和米饭。一边啃着苹果,尤里一边看着那感谢纸条。上面留了联系方式,还说有什么需要帮助了请来找他。他不在意的笑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气舀了一勺汤来喝。
“嗯……还不赖。”
                                          未完待续
_(:з)∠)_23333进度比我想象中的要慢。。虽然本文慢热,但我会尽快发展的嗯!

_(:з)∠)_下一张的尤勇初步草稿~也许还会细化加东西!

很抱歉今天没有更文呢。。。就更点渣画好了Y(^o^)Y。没画完还有别的嗯等明天涂那个。

【尤勇】Do wanders for you(一)


架空向,ooc有。第一章有微维勇,op歌词改编。维勇之后大概有也会很少很少。基本尤勇中心。
主cp尤勇,含奥米。架空向,叛逆少年尤×家庭教师勇。开篇尤里15,两人年龄差5岁。
欢迎捉虫理智的提意见。
渣文笔,慢更。不喜慎入。

(一)
  “……今日播报寒潮橙色预警,风力等级六级。请各位市民做好防寒防滑准备,以保证出行安全……”商店里的电视播放着天气预报,尤里转回头去,吸干最后一口热可可,想把空纸杯放到店门边的垃圾桶中,却没想到刚一松手,纸杯就被强风直直地吹出四五米,翻滚着向街边飞去。
  “该死!”他骂了一声,转身去追空瓶。
  大风夹杂着零星的雪花,吹开了逆风而行的尤里的黑色套帽,冷空气顺着衣领争先恐后的钻了进去。尤里稍微颤抖一下,在捡到瓶子的那一刻,飞速的转身,顺风慢悠悠的挪着步子。
  又要降温了……不知道住院的爷爷会不会着凉呢。拉回飘远的思绪,尤里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家门口了。一如既往地,里面灰暗不清,即便有光,也是冷色调的,嘈杂凌乱的声音从门内冒出,即便外面大风呼呼作响,也掩盖不住这份凌乱。
  “啊……”尤里紧闭双眼头疼似的抱住脑瓜,摇了摇脑袋,让眉毛纠结成麻花。
  尤里·普利赛提,15岁,今日依旧不想回家。
  最终,深吸一口气,微微耷拉着脑袋,打开门,顺着:“我回来了。”
  一沓纸迎面飞到门口,散落一片撒在尤里脚下。“说了多少次不要再调查这样的事了!父亲的病和工作已经够压得我喘不过气了,自己的事都弄不好,还有闲心管别人!”响起的,是尤里母亲的声音。“这是我的工作!我作为一个记者的尊严!……其他的用不到你管,爸那边,我自会照看!”
  说着,男人捡起脚边掉落的资料,随手披了件大衣,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推开了杵在门边发愣的尤里。
  女人像是在忍着泪水,愤怒而无奈,这次,她把整个公文包都扔了出去,狠绝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走!以后都不用再回来了!”
  公文包砸中男人的后背,没能阻止住男人的脚步。
  过后的好几周,尤里才知道,这一次,他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烦躁的扔掉笔,蜷缩扶手椅中,尤里一遍遍的抚摸着小猫——这个空空如也的家中唯一的温暖。没有爷爷的家,已经没法再呆下去了。他这么想。
  他捡起飞镖,一遍遍的向对面的红心出射击:“该死,该死,该死……”
  这时,手机却传来一个消息。
  是在酒吧做主唱的米拉发来的。小视频里是四处闪烁的舞台灯光,下面是各种舞动着喝彩的人们,酒保忙碌的穿梭着,镜头停在女士们飞舞的裙角,停在精致的糕点,停在调酒师手中飞速旋转的酒杯,最后,落在米拉的吉他上。
  上面有一张纸条,写着“新歌发布!出来为我捧场吧!”
  米拉是他在初学吉他时的师姐,在他还是个刚入门的菜鸟的时候,米拉已经可以弹的有声有色了。而她在两年前加入了一个乐队,目前正相当的受欢迎。不得不承认,喜欢摇滚乐快节奏的尤里,也算是她的忠实听众。
  “这就来。”尤里觉得身上的烦躁被激动浇灭不少,麻利的穿好外衣,避着主卧里忙着工作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的母亲,小心翼翼的翻窗溜了出去。
  呼吸到冰冷的空气,尤里如获新生般的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着:“好嘞!”一口气跑到那个永远繁华吵闹着的酒吧。
  “借过,借过……”尤里说着,一面凭借自己轻巧的身手,从闹闹嚷嚷的人群中穿梭着,勉强占到还算前排的地方,踮起脚尖紧紧盯着台上的人。
  米拉依旧一如既往穿着黑色舞裙,水晶项链在胸前散发着迷人的光芒。她今天没有戴其他闪耀的装饰,只在头上戴了黑色的玫瑰,戴着黑色纱布,把左眼隐藏在阴影里。她沉默的闭上眼睛,也不碰吉他,头微微低下,一反之前的活泼狂放,显得成熟而内敛。
  有人示意安静,灯光全部聚焦在她身上。
  要开始了。连尤里也暂时的屏住了呼吸。
  低沉的钢琴音混杂着电音,单调而不乏味的伴奏响起,带着低沉而略压抑的感觉,如潮水般浸透每个人的内心。
  “Can you hear my heartbeat
   Tired of feeling never enough……”
   成熟优雅的女声如陈年佳酿,瞬间俘获所有人的身心,也着实让尤里惊艳了一把。
   “嗯?……”他听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也荡漾起不属于孩子的复杂情绪。
   “I close my eyes and tell myself that my dreams will come true ……”
   趴在角落的黑发青年,闻声也慢慢抬头看向了舞台。“呃……”他握着一瓶还没喝完的香槟,挣扎着坐直身体。
   “There'll be no more darkness”
   “不再……处身黑暗吗?”勇利的眼中似乎有光彩流动,他还没有醉的一塌糊涂,迷蒙的眼神中如星河般流动着的,有不甘,有悲伤……
  脑中却如幻灯片一般,反复地循环着那些重复的镜头。
  半夜寒冷的图书馆,轻而易举布满字句的草稿,在手中运转的机器,面向大家时的第一次介绍……
  首次展示成功的喜悦,还有,由于紧张,说的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和意外被自己弄坏的模型。
  和,维克多那似乎是失望的眼神。
  眼中又有酸涩凝聚。勇利一口喝光剩下的香槟。
  是时候说再见了,这刚意识到就无疾而终的可笑暗恋。
  台中歌曲正值高潮,随着一声吉他的响起,米拉的声音变得高昂清透:”——We were born to make history !!!”
  台下的人们似乎收到极大的鼓舞,曲子也变得激昂富有动感起来。尤里“啧”了一声,他无视掉周围人不停舞动着的狂热状态,眼神一冷,转身的那个瞬间,透出了一瞬间的哀伤,然后努力的挤出人群。
  尤里不顾深夜的寒冷,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绕圈。
  然后,觉得似乎冷静一点了,靠在酒吧后街的墙上,愤恨的一脚踢飞不知是哪个酒鬼放在这儿的酒瓶。
  酒瓶翻滚的声音与勇利用力放下酒瓶的声音撞在一起。而后几乎是同时,两个人喊出了同一句话。
  “去他娘的爱情!!!”
  这大概是他们的第一次不像话的相遇。那次,他们之间的距离,仅仅是一个墙角。
                              未完待续
_(:з)∠)_醉鬼勇利和尤里的第一次见面不是那么的完美呢23333
 
  
  

 

当午夜钟声敲响之时

cp纯尤勇~
年龄操作15少年班尤×20交换生勇
【大概是两个恋爱中的傻瓜撒狗粮的故事,人物属于小滑冰ooc属于我
接受的往下看_(:з)∠)_
若有错误望指正谅解w】
当午夜钟声敲响之时
  悠长的钟声如水波一般层层荡漾开来,带着柔和温雅的独特感觉,盖过了街边吵闹的圣诞曲目声与嘈杂的人声,也抚平的尤里一直因为噪音睡不着的正要爆发的怒火。
  皱皱眉,尤里耷拉着脑袋从床铺里起身,无力的向墙壁摔过去个枕头:“吵死了。”
  隔壁寝室的欢声笑语并没有因此停下,尤里“啧”了一声,从床上起身,晃了晃脑袋冲了杯咖啡。
  本来是打算发点火的,但是刚刚那钟楼的声音却像有魔力一样,把他心中的烦躁生生地浇灭了。本来也没有打算不让同学们庆祝的,本来已经考完了试,放松一下也是情理之中。再说了,又何必和新年过不去呢?
  尤里·普利赛提,是刚刚进去这个大学的少年班刚满一年的资优生,因为成绩的优异与相貌的出众,让他度过了一个相当热闹的一天。年度总结大会的奖学金获得者发言,出席各种社团的大会,又被一群“老女人”拉着出去party,回来早已是精疲力尽。然而,现在也是睡不成了。
  咽下咖啡,尤里深吸一口气。觉得稍微清醒点了,就看向窗外。
  新年前夕的圣彼得堡是空前繁荣的。繁星般的彩灯缀满了大街小巷,金色的铃铛,金色包装的巧克力,金色的吊灯……完全将这里变成了华美的不夜城。
  然而尤里的目光定格在这幅华丽画卷边缘的钟楼。它依旧沉默的矗立在那里,格格不入却又令人心安。
  尤里挠挠头,把脸埋在臂弯里:啊,又想小猪了呢。
  他打开手机,发现已经十点了。
  小心翼翼的,他发过去几个字“喂,小猪。睡了吗?”
  “没有呢,尤里也没睡吗?:-)”
  似乎意外的收到秒回的信息,尤里一下子精神起来,嘴角也不经意的提了起来,他一把把抱枕扔掉:“那,可以出去走走吗?”
   “嗯,好啊!:-)”
   尤里立马起来打开了衣柜,快速的翻出几件扔在床上,发现都是黑色或者豹纹的衣服。
   最终,他挑了件不一样的,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蓝色的西服衬的少年的身板甚是好看,带着少年独有的青涩与俊秀。
   尤里突然反应过来似的,脸微微涨红,一把扯下领带:“蠢死了,我在干嘛啊!”
   最后,他决定穿着那件蓝色的外衣内着黑色套头衫出门,那是他与勇利第一次相见时所穿的衣服。看了一眼手表,他匆匆忙忙的冲向门口,“哇!”又折回来弄了弄被风弄乱的发丝,才出门。
   胜生勇利是他这次要去见的人,同时也是成为他一周零五天的恋人。虽然那家伙性格好的出奇,却也腼腆的出奇,圣诞虽有很多人向他庆祝,但他可真不喜欢出席不必要的聚会啊。
   尤里跑到外面,看到了路灯下的勇利。他依旧穿着那件有些土的棕色大衣,围着蓝色的围巾。看到他,轻轻招手:“尤里!”
   “咳,嗯……先去超市吧,我想给你买点吃的。”尤里说。“嗯。”
   出了门,两人又在附近买了皮罗斯基,挑了比较安静的街道上走着。
   温暖的气氛,充盈在两人之间。
   雪,缓缓的落着。
   “啊,”尤里说了一声,靠近帮他弹开落在发尾的雪:“戴好帽子啊,小猪。”
   勇利似乎被他突然的靠近弄的一惊,脸有些红,微微低头弄了下帽子:“嗯。”
   尤里也突然的有点不知所措,脸微烫,把视线挪到路上,思考着。
   成为恋人已经快两周了,真不可思议。当初见到这家伙时,可从没想过他们会是这样的关系。尤里回忆着,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
   他悄悄扫了一眼勇利,他白净的手露在外面,关节处似乎被冻的有些发红。
   尤里下意识的想握住温暖他的手,却又生硬的收了回来。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时候……但是……
   “怎么了?”勇利疑惑的看他。“没,没什么……有脏东西。”尤里说着,顺着轨迹帮他拍了拍大衣:“好,好了。”
   哇啊……好想牵一下他的手啊。
   勇利却没有完全收回视线,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尤里,然后有些憨憨的笑了,一把握住他的手。
   “尤里也冷了吧。“勇利笑着说:”这样会暖和点的。”
    尤里似乎是愣在了那里,表情凝固了一下,僵硬了没有做出反应。
   “啊……”勇利看着周围渐渐多起来的路人,手微微颤抖一下,然后似乎要松开:“啊,对不起……突然就……”
   “不要!”仿佛听到心脏又重新的跳动起来,它拼命的跳动着,仿佛要冲出这个躯壳。在勇利快要松开的那一刻,尤里反握住勇利的手,强硬的把他的手圈进手心里。“……这样,这样就好了。”尤里小声了嘀咕着,勇利看不清他的表情。
勇利愣了一瞬,然后同样的抓紧尤里的手。“尤里的手明明比我的要冷呢。”“哆嗦!”“嘿嘿……”
“喂,小猪!”尤里转过头,眼中闪过动人的光辉:“我们再去逛一遍刚才的店吧!”他握紧勇利的手:“再一次!”“……嗯!”勇利开心的笑着。答应了这个兴冲冲的少年。
像是得到了充分的能量,那一晚尤里显得特别能逛,终于,在这个孩子的脸上,看到了该属于孩子的表情了呢,真好。勇利这么想。
“勇利,我们去看那个!!”
“嗯!”
少年牵着他的手,向前方跑去。
午夜的钟声又一次敲响了,悠悠的回荡在每个人的心房。尤里知道,这将是崭新的开始。
他能记得一辈子。
                            end.